APP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CBA频道 >

孙保生:送别“篮球元帅”余邦基

更新时间:2020/2/11  来源:番茄体播网     浏览:55次

加QQ群足球大咖每天免费推荐两场重心赛事

足球预测 | 亚盘实时交易 | 百家推荐分析

文/ 孙保生

被贺龙元帅誉为“篮球元帅”的余邦基老先生走了,享年93岁。他是新中国篮球运动的开拓者之一,是1999年荣获“新中国篮球运动杰出贡献奖”50杰之一。人虽走了,但他对中国篮球运动的突出贡献永远流传!


第一个告诉我这个不幸消息的是前中国女篮主教练陈道宏,他在2月4日上午9点41分发给我的微信中说:“篮球元帅余邦基因病于今晨4点半去世。”我有个习惯,每晚临睡前关闭手机,早晨醒来再打开手机。打开手机后,有很多微信提示,我首先点开陈道宏的微信,见到的是上述内容,因我知道余老近年身体不太好,便回复:“九十多岁了,喜丧!”第二个给我发来同一信息的是余老的弟子、前武汉部队队男篮副队长樊巍,他是在询问了余老的女儿余蕾后告诉我的。两个篮球人告诉我这个事,不言而喻就是希望我能写写余老,以寄托大家的哀思。


去年为庆祝建国70年在家拍的照。(照片为樊巍提供)

陈道宏不必说了,都知道他是率领中国女篮夺得1994年世锦赛亚军的功勋教练。樊巍我要多交代几句,他是我中学时的校友、校队和体校队友,上世纪60年代东单球队队友,年龄比我小,1972年从54军进入武汉部队队。处在新型冠状病毒时期,憋在家里有时间让我慢慢回顾余老对中国篮球运动做出的杰出贡献。

余老是新中国篮球运动专业男篮司职后卫中身材最矮的一个,仅1.70米,但在当时也是最快的一个。最快首先体现在意识上,他起动快,传接球快,运球快,运球中分球快,传与投、突与投、突与传衔接变化快。上世纪50年代双手投篮盛行,与众不同的是余老是跳起双手投篮。八一队是1951年9月成立的,是当时全国最早成立的专业篮球队,时年24岁的余老,从东北军区队进入初创时期的八一男篮,并成为八一男篮的首任队长,当年即成为首批篮球国手。

2016年的5月初,在八一队创建65周年前夕,我曾先后采访了八一体工大队的有关人士郭玉佩、周东坡、阿的江、王治郅等人,通过采访我更加深入地了解了余老和八一队。


余邦基和原武部队员合影。(照片为樊巍提供)

八一男篮创建初期时的教练是牟作云,在牟老调到国家体委后,唐宝堃接过教鞭。初期的八一男篮打不过京城业余的京联队、体联队,京联和体联的主力队员是范政涛、王胜治、赵振绵等业余高手。唐宝堃和张子沛便琢磨八一男篮的技术创新之路,当时国内业余队的打法是进攻缓慢,控球时间没有限制,磨来磨去找准机会才投篮。来访的苏联、波兰等队却已显示出讲究整体配合、快速攻防的特点。在队内开展的战术打法大讨论中,余老率先提出了八一队应向快速、灵活、多变的方向发展,但也有人提出应以稳健的阵地进攻为主,毕竟当时八一队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身高优势。唐宝堃和张子沛在集中了全队意见的基础上,结合了解有限的欧洲篮球发展趋势,经过深思熟虑,最终采纳了余邦基的建议,明确提出了“以块为主、打对方立足未稳”的战略思路。同时,他俩把每个队员的特点组织到战术中,力争做到人尽其才、形成拳头,抢一传发动快攻和后场余邦基中路快速推进、两翼快下、中路跟进,发动如潮快攻。

两年之后,焕然一新的八一男篮在余邦基的领衔下,在1953年于天津举行的全国篮、排、网、羽四项球类运动会上,横扫其他参赛7支队伍,场均得分由过去的52.5分猛增到148分,在场均得分中,快攻得分占40%以上,国家体委赛后召开会议,号召各队向八一男篮学习,走技术创新之路。从1957年起至1964年,八一男篮凭借快速打法,创下了全国男篮甲级联赛七连冠的伟业。与此同时,八一男篮还在迎访和出访东欧的比赛中,进一步丰富了打法,战胜了不少东欧劲旅,缩小了与欧洲一流强队的差距。在一次国际比赛结束后,贺老总对时任八一队教练的余邦基风趣地说:“中国有十大军师元帅,还要加上你这个‘篮球元帅’!”在1957年国家体委批准的首批16名男子篮球运动健将中,余邦基和队友王兆钰、蔡集杰、马清盛、张德鑫榜上有名。余老在1959年退役之前的8年间,堪称是新中国篮球运动“以快为主”打法的倡导者、开拓者、实践者。


余邦基(前右二)曾经发掘穆铁柱(后红衣者)(资料图片

走上教练岗位后,余老在执教八一队时仍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快速、灵活、多变”的战术原则,同时根据队员身体条件的不断改善,与时俱进的融合了欧洲先进打法,这就是以快为主,高快结合,内外结合,攻守兼备。在1966年之前,八一男篮频繁与东欧强队交手,在老球迷的记忆和历史的记载中,最出彩的无疑是1962年5月15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与苏军红星队的那场激战。当时八一队补充了钱澄海等国手,以驻军部队队之名迎战苏军红星队。按两队实力对比,彼强我弱。红星队拥有身高2.18米的中锋克鲁明,核心后卫阿拉恰强突破能力出众;而驻京部队队的中锋符瑞德的身高仅有2.01米,核心后卫马清盛虽人称“马快手,”但综合能力逊于阿拉恰强。这场硬仗怎么打?余老和人称“沛公”的张子沛反复斟酌后,决定先从防守做起,具体策略就是先黏住红星队的核心人物阿拉恰强,对克鲁明则是前后夹击,切断他与队友,特别是与阿拉恰强的联系。在设法限制这一大一小的同时,看住左边角上的投手。余老布置战术时讲的总要求就是5个字:“放外不放内。”

由于准备充分,针对性措施奏效,驻京部队队以60比55险胜红星队。回忆这场经典之战时,余老说:“你外线投得准的话,输了我认啦,要是再让他大个子欢实起来,那就是腹背受敌喽!”50多年后,已经80多岁的余老对此役仍记忆犹新,他说:“按当时两队实力对比,我们是弱队,但是,我们在正视困难的基础上,制定了主动出击的战略战术,以守促攻,40分钟的比赛他们就有可能栽到我们的手上。他们不了解我们,而我们做到了知己知彼,如果再打一场,我们就未必打得过人家喽!”张子沛则认为此战是“以小打大”的典范,也是中国篮球的发展方向,虽然我们队员的身高体重在不断地提升,但与欧美球员相比,整体上仍处于下风,因此必须坚持我们的“快速、灵活、多变”的传统风格。

“文革”开始后,八一队于1967年解散,余老先去了湖北黄石武装部,后来到了武汉军区。70年代初,也就是在1972年全国五项球类运动会之前余老重建了武汉部队篮球队。重建初期,余老又是找人,又是找场地。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他就直接找军区领导。历经三次搬家后 ,球队才稳定下来。虽然他不是主教练,但作为体工大队队长,对篮球队可谓历尽辛苦倾注了心血。在这几年间,武汉部队男篮曾三易教练,最终在陈宝珊的调教下,先在1975年夺得全军比赛的第三名,后来于1977年和1978年连获全国男篮甲级联赛冠军,并向八一队和国家队输送了陈宝珊、匡鲁彬、郭永林等优秀球员。

1979年,余老重归八一队,先后担任了八一篮球队总教练、八一体工大队副队长、中国篮协副主席、顾问等职务。1987年离休后,他仍然关心八一队和中国篮球,经常到训练馆看球队训练,发现问题就提出建议和解决办法。2016年5月我去红山口采访了几位教练之后,见天色已晚就没去 余老家拜访,回到家给余老打了个电话,以示问候。因余老讲的是四川话,就没多聊,没想到这竟是最后一次通话。一年后,听说原八一体工大队队长吴皖湘牵头给余老办了九十大寿,我很高兴老人家仍然健在。

近日得知余老去世的消息,我问樊巍想说点什么?樊巍说:“我心里十分悲痛,余队长是篮球界知名的伯乐,看人有远见,挑运动员有独特见解,比如穆铁柱、匡鲁彬、郭永林、郑海霞等,我也是在余队长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深深地怀念这位导师。余队长在比赛中运用战术灵活,不死打一点,但喜欢大中锋小后卫配置。训练也有一套,如半场三打三、全场五对五,不许运球利用高中锋掩护,俗话是‘挂一下。’身体训练如鸭子步等等。余队长对人真诚,要求严格,爱惜人才,比如陈宝珊多才多艺,但不好管理,担任武汉部队男篮主教练期间曾先后撤职三次。正因为这三上三下,使陈宝珊成熟了,成全了他两次率队取得全国冠军。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如今斯人已逝,无限怀念,愿老人家一路走好!”樊巍还告诉我,就在正月初一,老人家还在女儿的帮助下用微信给大伙儿拜年,谁能想到九天后老人家就走了呢!

当年的神投手郭永林说:“余队长是我的老队长,从1973年以来一直是我的老队长。在武汉军区、在八一队都是我的篮球队队长。今天老队长走了,我愿老队长一路走好。余队长的一生是篮球的一生,为军队为国家的篮球事业做出了伟大贡献。建国70年,他为篮球贡献了70年。取得的成绩是辉煌的。我真的很怀念他!”


余邦基获新中国篮球运动杰出贡献奖。(照片为樊巍提供)

匡鲁彬说:“余老对中国篮球的发展和贡献永载史册!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率领八一男篮率先创立了快速、准确、灵活、机动的战术风格,在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比赛中表现出色,并取得较好成绩,被贺龙元帅赞誉为篮球元帅。在余老的篮球理念中,速度、篮板、快攻和战斗作风是核心,这些在七八十年代八一男篮的比赛中都有出色的表现。几十年来他为八一队和国家队挖掘和培养出一批优秀运动员,如:陈宝珊、孙方杰,郭永林、顾乃玉、刘欣等,包括我在内。余老对我个人来说,是我踏上专业篮球的领路人,在我从武汉军区队开始到八一队和国家队,他为我付出很多,没有他的教诲、帮助和支持,我不可能有后来的成绩。他非常重视基本功训练,记得1973年我刚到武汉部队队几个月,当时我是队里最小的队员,正式比赛报不上名,队伍去济南参加全军运动会,但他还是把我带到济南跟队训练。在这期间,还从上海请来王永芳先生为我进行个别训练,带我练投篮、练脚步动作和专项身体训练等。这些训练为我之后的进步奠定了基础。对余老,我们武汉部队队出来的队员在背后都称他‘老余头’,他也乐于接受。他作为领导,在日常生活中和蔼可亲,非常关心和爱护教练员、运动员。在那个年代,运动员的立功受奖、提干是对获得好成绩同志的最高奖励,每当运动员取得好成绩时,他都会主动为他们去争取,特别是对主力队员。但是到了训练和比赛时,他却非常严厉,对教练员和运动员在场上出现问题从来不放过,越是主力队员要求越严格。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只要他在,总能看到你的不足之处,时时刻刻都会提醒你要及时改正才能进步。在当年八一男篮两胜美国大学生队、迎战华盛顿子弹队和国家队获得名古屋亚锦赛冠军都是在余老率领下取得的好成绩。回想这些,更使我无限感激和怀念余老,余老您一路走好!”


余邦基个人照(照片为樊巍提供)

正在赤峰陪伴90多岁老母亲的前八一体工大队政委钱利民表示:“余老这一生是为篮球而战的一生,对军队和国家的篮球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我们永远铭记他,他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余老的家人告诉我,非常时期后事一切从简。我非常理解,所有得到过他教导的运动员、教练员都理解,让我们在心里默默的缅怀他这一生,寄托无限的哀思!”

2020.2.11

原创烂帐未解决,皇马的财政公平危机仍然存 决定加盟AC米兰?只需5分钟!波黑门神曾轰91 原创十八年首次爆出超级冷门!皇马巴萨国王 原创再无机会?皇马今夏离队首人或是他,遭